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章 > 正文

我的姓奴家族李子轩 至尊苏允

摘要: 作为未来的儿媳妇,宁清秋还是非常的受到重视的。 或者说,整个悬空山大概是除了她自己以外,谁都是非常清楚她的地位到底是多么的重要。 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也就是她云深...

作为未来的儿媳妇,宁清秋还是非常的受到重视的。

或者说,整个悬空山大概是除了她自己以外,谁都是非常清楚她的地位到底是多么的重要。

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也就是她云深不知处,只缘身在庐山中吧。

宁清秋的眼睛里面带着晶亮的光,就是这么喜滋滋的接过了独孤宗主递过来的盒子,看起来包装十分精美。

羊脂白玉极品灵石雕刻的盒子,用作装饰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不过这也配得起独孤宗主的身份。

宁清秋盈盈一拜:“谢过独孤宗主。”

独孤笑了笑,英俊成熟的脸上带着点调侃和打趣。

“这个时候,难道是还不打算改口吗?我都是听重玄从头到尾的说了你们的事儿,我反正是不反对的,还是相当的支持,所以......该叫我什么?”

宁清秋羞红了双颊。

但是最后还是轻声的喊了一句:“父亲。”

这一次,七夜都是眉目舒展。

俊逸无双的脸上几乎是带上了摄人心魄的神采飞扬。

他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宁清秋的手,柔软的手就像是一团暖凉的玉,让他的心都是变得绵软。

七夜轻轻地说道:“父亲,谢谢你。”

独孤宗主心里面叹息一声。

本来还以为重玄有点夸大其词的说话,现在看来,才是真正的所言非虚啊。

七夜虽然不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都是自由生长,很少的管过他,但是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性格难道是独孤宗主还不清楚?

桀骜不驯,骄傲自我,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压制他,也许就是天生日月重瞳中带着的骄傲吧,生来就是要成圣的,别的人在他的眼里大概就是路人和非路人的区别。

不论是自己还是日月神宗的那一位,对于七夜都是疏导胜过教训。

因为知道七夜从来都是管束不住的,要是他想做的你没有让他成功,压制住了他的话,那就是做梦了。

本以为这辈子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命,但是没想到,世间万物相生相克,问世间情为何物,那就是一物降一物啊。

独孤宗主颇有那么点看好戏的意思。

想必日后的日子必然是会精彩纷呈。

要是以后还有这样的大戏可以看,那么自己也不必隔三差五的就是朝着外面跑了,倒也不是外面的世界多么的精彩,实在是悬空山太过无聊,整日里都是没有什么新鲜事儿,自己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所以就是喜欢到处去探险。

七夜以前倒是和他的性格很像。

不然也不会这么出格的跑去暗夜楼里面成为一个杀手,即便是杀手之王十二夜中的一员,都是远远配不上他的身份的。

宁清秋和独孤宗主对视一眼,就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

“先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我年纪大了,也是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女子喜欢什么,只能够根据自己的眼光和想法来挑,要是不喜欢的话可以提意见,下一次我一定是会注意的。”

独孤宗主几乎是完美的长辈模板。

反正宁清秋觉得七夜有一个好父亲,都是有点羡慕嫉妒恨了。

这个家伙,向来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看着对独孤宗主还算是敬重,但是也没有别的儿子对于父亲那么孺慕或者说崇拜,七夜和独孤宗主更像是平辈论交的那种,看起来甚至是像是朋友多过父子。

也许这就是他们父子的相处模式。

宁清秋虽然有点不习惯,但是还是非常的理解的。

她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几乎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那里面装着的是一朵近乎梦幻的水晶花,绚烂色彩,宛若雨后彩虹,又是带着迷离虚幻的雾气,就像是梦中仙境才会出现的幻像,根本不像是真实的花朵,轻柔粉白的花瓣几乎是轻微微的颤动着,宁清秋伸出手指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都是感觉到了那柔软至极的感觉。

可是手指又穿插而过,就像是碰到的都是海市蜃楼一般。

“这是......迷梦水晶。”

她轻声喃喃。

这个时候的宁清秋再也不是当初穿越过来的一问三不知就连世界观都还是信仰科学的人了。

一语道破这个礼物的来历。

独孤宗主笑道:“小丫头懂得不少,迷梦水晶是我在虚空闯荡的时候发现的珍奇宝物,虽然算不上功效绝世,但是也是观赏性极佳的,对于你们女孩子来说更是值得收藏和拥有的,你若是喜欢,就好好地收着,希望我不会比起重玄给你的见面礼差了。”

虽然说和重玄私交不错,但是亲兄弟都是要明算账的,而且在自家儿媳妇的面前,怎么都是不能丢了长辈的面子。

宁清秋点点头:“我真的很喜欢,这太贵重了。”

“我受之有愧,当不起,还请您收回去。”

迷梦水晶,虽然长得像是一朵花,但是实际却是真正的天道法则在虚空乱流中的碎片经过了奇异的一系列的变化之后变成的一种崭新的材质。

以前都是在传说和典籍里面见过这个东西,没想到自己都是可以拥有这么大的一朵。

还是完整的。

以前的有过记载的那些大多数都是零碎的花瓣什么的,这一次独孤宗主就是大手笔的给她一整朵。

独孤宗主眉一蹙:“说什么呢,你是七夜喜欢的人,我悬空山未来的女主人,世间没什么东西是你担不起当不起的,这话日后休要再说,我不喜欢听。”

他要的儿媳妇,必须大气,她不需要给七夜锦上添花,但是绝对是不能够堕了他的名头和威风。

要配得上他。

宁清秋一凛:“是,我知道了。那么我就是收下了。”

这点胆气,她不会没有。

而且独孤宗主话都是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要是继续推拒下去,那就是不识抬举。

宁清秋不傻。

只是......这位也是个变脸高手啊。

七夜冷冷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请慎言。”

然后转头对着宁清秋说道:“这个东西不错,给你就是拿着。”

又说了一下后续的事宜,因为独孤宗主才回来有一堆事儿要忙,七夜和宁清秋就是相携告辞。

独孤宗主淡淡的盯着他们的背影,缓缓地出了口气。

“天心,咱们的儿子,长大了。”

发表评论

  • 人参与,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