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谁有好看的荒岛小说 光衣美女乡村少妇春宵

摘要: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谁有好看的荒岛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光衣美女,希望能满足大家。
>>谁有好看的荒岛小说:光衣美女...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谁有好看的荒岛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光衣美女,希望能满足大家。

光衣美女

>>谁有好看的荒岛小说:光衣美女<<

正当我与李致聊着,系统突然提示有通讯进来,他识趣地先行离开了。“东方老弟!”我刚一接通,雪岭洲白熊帝国的桑吉尔夫分部长那粗犷的声音便充满了整间办公室,“老桑啊,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啊?”“你发给我的加密资料我看完了,这事情有点复杂,所以今天我的兄长想跟你聊聊,”桑吉尔夫部长依然豪迈地大口灌着烈酒,“哈?”我没记错的话,老桑是当代白熊大帝的亲弟弟,那他所说的兄长不就是?“你好,东方阁下。”此时,他的那位兄长,现任白熊帝国国王,“大帝”弗拉基米罗维奇·桑吉尔夫出现在荧屏上,“您好,国王陛下。”出于国际礼节,我对他行了一礼。

“不必拘礼,东方阁下,首先祝贺你荣登贵国历史英雄行列。也感谢你对我们雪岭的一贯友好,”这次仙岛之行回来的表彰典礼上我在得到赤霄首肯之后将饲主契约的事情也一并告知了老桑,所以他的兄长白熊大帝也知晓内情,“由于事态比较复杂,我就通过弗拉基米尔跟你联系了,之前由你提到的异兽饲主契约这件事,很像我们的某一代白熊国王的传奇故事。”大帝这么说着,“嗯?贵国也有相关的记录?”这一下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在数百年前,我国曾有一位国王在连年征战中身旁总是跟着一头罕见的异兽,你应该有所了解我白熊帝国以熊为尊每一代国王都会亲自去狩猎一头白熊将其毛皮制成披肩。”虽然我不怎么认同这种炫耀式的杀戮,不过那是人家的传统况且几乎几十年才一次也不会有什么大影响,细看这位“大帝”,跟他弟弟一样身形巨大,目测身高估计在2.5米左右,而他身上披的那张白熊皮在他一身健壮甚至于虬结的肌肉衬托下更显得威武,“而那位国王一直豢养着的那头异兽,从流传下来的图画上看起来并不是白色,根据对比倒是很像猾㠢,本来我们并不在意但听了你对饕餮的解释之后,我感觉那位先祖也是一位契约缔结者。”他一口气说完之后,接过了老桑递去的酒桶也如弟弟一般大口猛灌,完事豪迈地一抹嘴双眼如炬地盯着我,“国王陛下,根据您的描述,我觉得可能性很高,请问告诉我这些是为了…?”其实我大概能猜出来,不过嘛有时装傻充愣也是一种礼仪,“目前你的师妹沈傲雪女士是已知唯一缔结饲主契约的,我们强烈希望贵方可以更多的分享这方面的信息,如果得到贵国皇帝陛下首肯,为此我们将以低廉的价格对贵国出口更多资源甚至于有必要的话可以结成军事同盟!”其实我们崇仁帝国一直奉行友好不结盟政策,赤霄陛下并不愿意看到战争再起,因为五洲目前脆弱的平衡的缘故如果擅自结盟很可能会对其它几家造成刺激,而这次白熊大帝竟主动提出可以结盟甚至于是军事同盟,可见其决心之坚定。

“国王陛下,我会尽力转达您的善意,但想必您也知道,目前花塬跟水泽那名为同盟实为从属的关系已经给五洲联合造成了不少的猜忌,”不过白熊大帝的话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料之外,我在职权范围内稳住他的情绪,“况且贵我两国自从百年前停战五洲协议之后向来是友好邻邦,您所需的饲主契约信息属于我们冒险者协会的内部信息,我可以尽我所能转述给您的弟弟,至于其它国家层面的决策还是得由我龙帝陛下来定夺。”听了我的话之后,白熊大帝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上的变化,“那就先谢谢你了,弗拉基米尔,我先走了,你陪东方老弟再聊聊。”说完他对我点头致意之后径直离开了老桑的办公室,“东方老弟,我兄长说的请你务必转达给贵国皇帝陛下。”“老桑,其实咱们不该涉及政治,这跟我们协会设立的初衷不符啊。”我看着他神色凝重地说到,“情况不同了,最近花塬、水泽、炎狱都在蠢蠢欲动。必须要有镇住他们的后手。”而他则是一脸严肃地坚持自己的理念,“放心,我一定会向龙帝陛下转达你们的意思,之后就由我们两国的首脑们去决定吧。”我也不是不了解其它三地暗里的那些勾当,五洲以我崇仁,北雪岭及西花塬为最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三国都势均力敌,而花塬极力拉拢水泽与炎狱之后,我们的确该小心提防,虽然再次爆发世界性战争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但没有人会愿意随时身处于受制于人的情况之下的。

“有时间来我这坐坐,我请你喝酒!”老桑又一如既往的对我展现出极大的友好,虽然我从不在他面前提起,不过我是他实实在在的救命恩人,某次联合行动中我在千钧一发之际从一头发狂的羱牛脚下救下了他,而他也深感于心一直对我还有我们崇洲分部其他人心存善念。“放心,有空一定去你那串门,先挂啦。”“我存着好酒等你来。”我俩结束通话之后,我又把李致喊了回来,“就像刚才我说的,你发密电给帝都那吧,接下来怎么决定我国的走向就看赤霄陛下了。”“部长,不用担心,有陛下在没人敢小视我们!”他则安慰道,“先不管这些了,饲主契约的资料还是得继续收集,雪岭那位先代国王看起来也是一个契约缔造者呢。”我转回了之前的话题,“过了这个周末,他们也应该都回来了,到时我们再一起讨论。你先去忙吧。”“好的,那我先出去了。”等李致出去之后,我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虽说我是个和平主义者,但是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侵犯我的国家,如果有人胆敢踏出这一步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嘶嘶~~~~~”神秘人轻抚着面前的异兽,“主公,这东西就是您耗费心血召来的?”“咳咳,不要小看它,这畜生只是变幻了身形,咳咳咳咳。。”伴随着剧烈的咳嗽,神秘人再一次进入了休眠状态,而在他身旁那头异兽的眼睛则看起来空洞无物却散发着不详的猩红气息。

时间过得很快,学校里的孩子们都考完试了,而我也过上了学校协会两头跑的双重忙碌生活,“老师老师!”正当午休时间我坐在校内操场边上看着其他学生们踢球的时候,卫语远远地就大声喊我,循声看去他正用力地挥舞着手中的一张纸,于是我走过去看着他,“怎么了?”“老师!你看,我的成绩全部是满分!”他兴奋地说到,接过他递来的成绩单,“好小子,厉害!说吧,要老师怎么奖励你?”我曾经跟卫语定下过一个约定,只要他这学期末全科满分,我就答应他一个要求作为奖励,“陪我打架!”他毫不犹豫地说出来,“哈?还没被你爸操练够?咱换一个不行么?”我反而有些纳闷,这算什么奖励啊,“不!老师,我立志成为像老爸和你一样的冒险者传说,必须要知道跟你俩的差距有多大。”卫语语气坚定地说到,“那今晚下课后,你家训练房里见吧,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不过老师额外奖励你一个好东西吧,”说罢我便掏出了一把匕首,“这是老师这次出任务回来托人做的,送给你了,但绝不可以对其它同学用这个哦,如果被我发现的话我就要收回来了。”这把匕首的原材料其实是跟小嘴战斗过程中天行用术法让它闭嘴那时磕下来的饕餮獠牙,打完架后我顺便收集了起来,经过小嘴的同意,其实应该说它毫不在乎,那时它只说了一句“牙么,再长就是了。”然后不到一秒钟它就换了一整口的利齿…还帮忙把那颗硕大的断牙存在它的储物空间内带出了龙帝墓。回到幻都之后我就拜托协会里的高手工匠将它做成了三把武器,这把匕首就是其中之一,剩下的两把一柄短剑我送给了罗主任留作纪念,还有一根短棍则留给天行,而我平时都是空手战斗的用不上匕首现在正好送给卫语给他点激励。“谢谢老师!”卫语接过匕首满心欢喜地跑走了,还不忘留了句“晚上等你哦!老师!”

“这孩子…”看着跑远的卫语我不禁生出几分敬意,“叮铃铃铃铃~”我的电话响了,“喂喂?”是天行打来的“东方啊,我周末回会里,有个事情是家里边的门客带回来的,有点蹊跷咱得好好研究研究。”“好的,傲雪那时候也该回来了到时一起说。”挂了电话,我心说这要么天下太平一点事没有要么一轮接一轮的没个完,唉~完成了下午的课之后,我被卫语死缠烂打的拉进了他们家来接他放学的车里跟他回家了,至于我那小女友龙千影,要不怎么说跟大明星谈恋爱费劲呢,刚腻上没两天就被梅姐送到帝都去拍新戏去了,去机场送她那天她看到我忧郁又不舍的眼神这丫头反倒是哧哧直笑。晚餐过后,我跟卫语来到了他们家的训练房,而他老爹卫明饭后则贱兮兮地带着卫语他妈出去看电影去了…“老师,我要攻过来喽!”卫语大喝一声双手拍地就是一波汹涌的土流攻势,“土降·土流大地!”只见他脚下突然出现了一片涌动的类似于泥石流一样的土流向我冲来,“伏波·冰镜障”而我则随手竖起一道冰墙挡住了他的第一波冲击,当然是不可能动用《海皇诀》的,以卫语的能力这对他来说太危险了。“我打!~”卫语借着土流掩护极速闪到我右侧就是一记飞踢,而我则抬右臂一挡顺势转身左手剑指刺了过去,见状卫语立刻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因为他目前只到我肩膀这么高,他一矮身躲过了剑指随后给了我一记扫堂腿,虽然也落了空不过倒是把我逼离了原来的位置。“好小子,这招不错!”我毫不掩饰的夸奖到,“嘿嘿,再来吧!土降·岩壁合围!”卫语双手合十,转瞬在我的左右两面出现了土墙极速向我合拢,“伏波·指箭。”我向两面张开双臂两手呈爪状,十指指尖冒出水箭向土墙射去打碎土墙瓦解了卫语的术法,“唉!不打了不打了。”卫语摇了摇头,“老师你都没认真,我还想见识下你的《海皇诀》呢。”“你不要命了么…”我走过去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对待自己人切不可用杀招,切磋而已不是生死关头啦。”“我知道了,我打!~~~~”啧啧啧,这小子把我骗近身又想偷袭,结果刚挥出来的摆拳就被我一下拍掉了,“战术用的还挺合理,好好努力吧,顺便让你老爸教教你怎么用匕首,这个老师教不了,武器是我的弱项。”于是我们一师一徒退出了训练房,“卫语,凡事有度,不用操之过急,老师在你这年纪还没你那么大本事呢。”给他留下这句话后,我往协会方向走去,最近我父母还在外面度假而千影也不在幻都,就索性住在协会里了。

两天后的周末,我的办公室里,天行、傲雪、李致还有麦琪聚集在一起,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小嘴身上,“订立饲主契约遭到了饲主本身的排斥,”它环抱着两只前爪在那思索着,“我的认知里并没有这个啊,头一次听说。”“那你上次拒绝我师兄是为啥?难道不是因为你跟他水火属性不合吗?”傲雪不禁好奇,“哦,那个啊,我只是怕冷而已。”小嘴答到,“那天师兄可给我冻坏了,而我又看到了你会火系术法当然就选择了你当契约订立者啦。”“这…一个问题还一知半解的又多出来个问题啊。”李致苦恼道,“也就是为什么大皇子会排斥这点毫无头绪。”“先放一放吧,至少知道了一个事情就是异兽本身并没有属性排斥只不过是每只异兽的喜好不同。”傲雪冷静分析到,“傲雪说的对,天行,你那边是什么情况?”我肯定了傲雪的提议,“我回去那几天,恰好碰上了我们家专管对外商务的门客回来,从他们那我听说了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天行顿了顿继续道,“他们这次的商务活动地点在炎狱那里,是炎狱同盟组织的成员国之一,一个叫圣阿拉德的小国家,那边畜牧业发达是我们的商务伙伴之一,而我们家那些门客在那听说了一件奇怪的事,许多当地的农场主饲养的

牲畜离奇地大片死亡了,经过验尸死因全都是浑身血液被吸干。当地居民陷入了极大的恐慌,请了炎狱那边冒险者协会来调查但却毫无头绪,据说最后这事也不了了之了,因为这起事件只维持了三天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这我倒也没听爱德华分部长提过,”我转头看向了李致,“我们情报部也没有收到相关的调查请求。”“看来被当成悬案搁置了吧。”其实我们对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未知,所以像这样小范围内的事件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只能暂时被当成悬案以期待后世有人能解开了。“本来我也不会在意,但有了小嘴这事之后我就多考虑了一点。”天行说到,“你看,小嘴被不知名的声音唤醒之后进行了捕猎,而炎狱的这起事件是在小嘴跟傲雪缔结契约之后发生的那显然跟它没关系,但谁又能保证那个神秘声音不会再唤醒一头什么异兽呢?况且,这种规模的对鲜血的渴求怎么看都不像善类啊。”

天行的话让我们陷入沉思,的确这样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要说毫无联系实在没法让人信服,“我看,有必要提醒下爱德华分部长了。”李致先开腔,“先别忙,毕竟这是他国的事件,而且又是他们炎狱同盟组织成员国,我们贸然插手的话并不怎么合适。”我提醒道,原本我国跟炎狱那边并没有太多国家层面上的交流,如果没头没脑的去提醒炎狱分部没准会被人误以为我们遍布眼线在五洲大陆上面,那就弄巧成拙了。“各位,我看是不是暗中调查一下?毕竟现在有了小嘴的先例,类似事件往下深挖的话没准对找出幕后那个声音会有帮助。”此时麦琪提出了她的看法,“我同意,反正冒险者协会内部享有去五洲全大陆的便利,我们可以低调行事去看看。”天行说到,“这事暂时保密,等我们从水泽回来再定吧,”我本想就这么先搁置一下,“不,那就太久了,现在距离启程去水泽还有一个多月,我想先去炎狱那看看,你们就别跟去了人多目标太大。”天行打断了我的话,“一个人太危险了吧,”傲雪不由得担心起来,“不不不,我带老婆孩子一起去。”“哈?”我们集体震惊,“身为世家贵族的子弟,带妻女出游很合理吧?”天行笑道,“这倒是个好理由,不过这不会对你老婆孩子太危险了吗?”我是不想天行这么冒险的,“没关系,那边本来就有我们家的商会,我先带着老婆孩子出发然后半道把孩子送回来交给我老爹照看就行,我跟老婆一起去做个暗访。”没记错的话,天行他太太是我国中部地区杨家的嫡长女,虽说他们俩的结合有

世家联姻的因素,不过这两人倒是挺情投意合的,所以婚后生活幸福美满。“我老婆早就想参与下冒险者协会的工作了,只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这次恰好一个走访调查,想想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事件的起因又比较刺激,她会喜欢的。”“额…你怎么把危险的事说的跟新婚度假似的。”我不禁吐槽到,“放心啦,我就是来告诉大家一声,我们后天就出发了。”“那随时保持联络,如果有麻烦马上告诉我,也不要有什么顾虑直接向炎狱分部发报求助!”我知道阻止不了他,也只能叮嘱他几句了。

“放心啦,我老婆也是个很强的人。”天行倒是一脸轻松地点起一根烟,“对了,小嘴,那天要是傲雪不在,你会选谁?”他这话锋一转向小嘴,“当然是天行哥你啊。”小嘴丝毫没有犹豫,“哈哈哈哈哈,师兄你可真不受待见。”傲雪大笑起来,“诶,别那么说,人有千影稀罕就够了。”天行吐出一个烟圈调侃到,“你们呐……”

发表评论

  • 人参与,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