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好看的甜宠虐渣小说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老婆杨心怡夫君可欺全文阅读

摘要: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好看的甜宠虐渣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我的冰山美女总裁老婆杨心怡,希望能满足大家。
>>好看的甜宠虐渣小说:我的冰山美...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好看的甜宠虐渣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我的冰山美女总裁老婆杨心怡,希望能满足大家。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老婆杨心怡

>>好看的甜宠虐渣小说:我的冰山美女总裁老婆杨心怡<<

刘公羊再也不看少年,示意众人上马离去,何长安看着远去的车马,眯起眼睛,虽然看起来瘦弱,脸型却也棱角分明,有着一股自然而然的英气鹏发。

少年不知想到了什么,干脆豁出去了,追上缓缓离去的车马,一跃而上刘公羊所在车架上,掀起马车上的罗帏。

那赶车的马夫被少年的举动吓到,叫停马车,少年探入一个脑袋,对刘公羊说道:“这位大人,我有一事请教,不知可否进来?”

刘太守虽是一介儒生,但什么世面没见过,缓缓睁开眼睛,道:“进来吧!”

叫退了虚惊一场的众人,何长安进入车架,与刘公羊并肩而坐,开门见山问道:“刘大人,请问您对河溪阮氏一族可有了解?”

听了少年的问话,刘公羊掀开帘子,迟疑片刻,回头反问道:“你跟阮氏有何渊源?”

何长安自然不会全盘托出,抱拳说道:“有些恩怨,大人了解多少还请直言相告之。”

太守大人微微一笑,说道:“阮氏跟官府合作掌控一郡盐铁,其府邸落座于一座小镇,实则掩人耳目,阮氏有兄弟二人,其兄阮可升在暗,其弟阮巡在明,位列当朝九卿之一的廷尉一职,位高权重,虽是掌管刑狱,但身在朝中,自然说得上话,暗中帮阮氏发展,实为情理之中,谁不愿自己的家族兴旺发达?”

“以你的身手,还是不用去招惹的好,他们身边自有大内高手护卫,听说现已迁去京城,我言尽于此,你自己衡量利弊。”

何长安心中已定,道过谢后离开了此地,刘公羊在马车上呸了一口,

“就你?若是敢跟本老爷到府上去,看不扒了你的皮,还敢前往京城那是非之地。岂不知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离去的少年有点后悔,想怎么不敲一敲那太守大人的竹杠?有赶赴京城的盘缠也好啊,但总不能又跟上去吧,他自嘲地笑了笑,事情考虑的总是不周全。

已过完年,渭郡城不愧是郡城,街道上大小摊贩都开始做起了营生,不乏热闹景象,何长安看见一群人围成一圈,十分热闹,中间设置有一擂台。

少年凑了上去,问了问一旁围观的一个汉子,才知道渭郡城中四海镖局正招镖师,武力高者得,所以弄了一个什么比武擂台,约莫是早放出了消息,围观者不乏有许多佩刀佩剑之人。

此时气氛渲染得差不多了,只见一个青衣女子持剑走上擂台,胸脯前方颤动不止,引得围观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吞咽了口唾沫,其中不乏有无良少年吹起了口哨。

那女子已经见怪不怪,面如寒霜,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红唇轻启:

“我四海镖局今日招镖师两名,欢迎诸位武林好汉前来,在我剑下撑过三招者可入镖局,敢问谁先上来?”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众人叫好,也不知道在瞎叫嚷什么,反正气氛高涨,难道是那女子出剑之时的波澜起伏?

台下一个中年大汉一跃而上擂台,落地之声沉闷,那人猥琐一笑,“姑娘,若是打败了你入了镖局,可否让在下近水楼台,一睹‘真容’啊?”

台下有人喊道:“那谁!也不嫌磕碜啊,回家去照照镜子去吧!”

众人纷纷附和,吵着喊着让那汉子滚下擂台,那中年大汉脸皮异于常人,骂了回去,

“你们这些臭鱼烂虾!有本事就上台来比试比试,别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

接着还想再开口,只见那台上女子一个前冲,一脚踢在那汉子的肚子上,汉子早有防备,却慢了一步,被一脚踢下擂台。

汉子不服气道:“擂台之上应当光明正大,姑娘怎能偷袭?”

台上女子并未回话,伸了伸懒腰,众人眼睛睁到最大,女子看也不看道:“下一位”

何长安面对这个挣盘缠的机会,想上去一试,没想到被另一人抢了先。

一个面色古板的师傅手持一把金背大刀,同样跃上台去,并未像那汉子一般,他正色道:“姑娘,出招吧。”

台下有人认出了他,嘘声道:“听说此人是一个刀法世家的后人,不知为何沦落到此,连镖师都要来争一争,有好戏看咯。”

台上已经开始打了起来,青衣女子一掌推出,那人同样一掌应对,两掌对撞,那古板师傅后退三步,堪堪稳住身形才不掉下台去。

趁你病要你命,青衣女子第二招接踵而至,一步越过一脚踢出,那人一步横移,躲过这招,刚想挥刀,一阵香风已至,被一拳打下擂台。

这过程中可让大家饱了眼福,就连之中的少年也是津津有味,脸色不

免有些红意。

两人皆被打下擂台,青衣女子未曾出剑,足以见其实力,一时间竟然无人上擂台去,就在女子刚要喊出‘下一位’之时。

只见有一俊雅公子身着锦衣华服,腰佩双剑,只是衣服上已经有些破洞,那公子身体前倾,准备一跃而上擂台。

俊雅公子大步跨出一个惊人的幅度,眼看就要一步越上擂台。

只听‘砰’的一声

人脸跟擂台下面来了一个“狗啃泥”,引得众人笑掉大牙。

俊雅公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口不太流利的中原官话对女子笑道:“故娘,纯属失误,纯属失误。”

紧接着他在众人怀疑的目光中缓缓走楼梯上了擂台,女子准备出手,俊雅公子赶忙摆手,笑道:“且容我问姑娘一个问题再打不迟。”

青衣女子还真停了下来,俊雅公子抱拳,认真问道:“在下宇文仕,初到贵地,喜好结交各路英雄,敢问姑娘芳名?还有就是芳龄几许啊?”

女子面色阴沉,不过这人如此客气,也不好发作,撇了一眼对面公子,淡淡说道:“你打不打?”

人堆里发出了一个细长的声音:“大侠!她叫吴幼容,是四海镖局总镖头吴东狮的女儿,武功厉害的紧呐,你可要小心才是。”

何长安还有不认识的人都记住了这个名字,没想到台上公子听了,面色一喜,又被他隐藏了去,一脸正色,说道:“姑娘且容我说完最后一句,再打不迟。”

“小生不才,见姑娘倾国倾城之容,如那天上仙子降落凡间,小生冒昧为姑娘作一首诗,姑娘且听:海纳百余川,‘有容’则‘乃大’,佳人如碧玉,水流而不惜··”

台下有学识的一小撮人已经是对台上公子哥儿佩服得五体投地,笑意连连。

宇文仕嘴角勾起,一脸坏笑模样道:“诗名就叫‘心胸宽广’,怎么样?”

台下人终于会意,笑得找不着北,吴幼容先是怔住了一下,见众人大笑之后才反应过来,面如寒霜,长剑立马就出鞘,那公子早已经准备好跑路,拔腿就跑,不带一丝迟疑。

好巧不巧,只见俊雅公子哥朝何长安跑了过来,嘴中大喊:“大侠救命!”

其余人都乘势让开了一条路,宇文仕奔跑途中拿起少年行囊就向那女子扔去,几本‘小册’呼在女子脸上。

女子停了下来,小册乱七八糟铺开在地上,又让青衣女子看到了‘小册’里的画面,女子紧闭双眼,脸红得快滴下水来。

何长安心中已经把殷天赐和那公子哥的祖宗问候了一百八十遍,连忙捡起那几本‘春宫图’,快速地卷起行囊,也是拔腿跟上那俊雅公子。

吴幼容满脸怒容,大吼一声:“都是登徒子!”

接着拔剑追去,俊雅公子看起来武功不高,跑起来却是不慢,何长安入室中期境界用尽全力紧跟其后才勉强追上,呼呼生风。

两人跑了将近五里地,都快出城了,才敢回头看去,看见好像没有追上来,瘫坐在泥土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宇文仕汗流浃背,喘气问道:“诶,这位仁兄,你又是如何跟我跑了过来啊?她要揍我又不是揍你。

提到这个何长安就气不打一处来,累的都懒得说话,从包袱中拿出了那几本册子扔给宇文仕。

宇文仕一看,顿时恍然大悟,哈哈大笑,“没想到你我是那同道中人啊,道兄?”

少年不知道怎么解释,任由他说,宇文仕则是在一边欣赏了起来。

此时他们两人后面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发表评论

  • 人参与,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