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情融春衫薄+1v1+甜宠:名门婚宠江流华笙免费

摘要: 晟千墨也勾唇笑了笑,在她身侧坐下来,“青稚说得对呀。” 数暖不跟他争这个,而是好好嘱咐青稚:“不过青稚,你不能让别人乱亲,就算别人喜欢青稚也不可以,知道吗?” 青稚似懂非懂地点...

晟千墨也勾唇笑了笑,在她身侧坐下来,“青稚说得对呀。”

数暖不跟他争这个,而是好好嘱咐青稚:“不过青稚,你不能让别人乱亲,就算别人喜欢青稚也不可以,知道吗?”

青稚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有记住了。青稚不能给别人亲。

数暖虽然平时很宠着青稚,但也不想太过放纵青稚,因此陪青稚玩了一会便带青稚去书阁习字了。

把青稚安顿好后,数暖刚想回到殿里拿件披风披上,总觉得天有点冷,但她刚回去,晟千墨便已经找了件雪白色的锦缎披风过来给她披上了。

数暖愣了愣,低头看着晟千墨修长好看的手指在替她系上带子,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带着点儿鼻音:“你怎么知道……”

“你是我媳妇啊。”晟千墨淡淡一笑。

数暖这会儿也顾不上跟他生气了,就想当他的小娇妻,赖在他怀里抱着他的腰,有些闷闷地:“军营出什么事了啊?”

晟千墨低头蹭了蹭她柔顺清香的头发,低声说:“南境那边传来急报,千使国的大军正压境过来。”

数暖皱起眉毛,还没说什么,便听到头顶上的男人接着出声安抚她:“没事儿,目前还不清楚他们会不会动手,早上进宫上朝的时候我把这事回禀给五弟了,让他下令命邻近的边城先过去支援,倘若真的有什么状况,会有急报传过来的。”

数暖倒是在图纸上看到过千使国,不过……

数暖皱了皱眉,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问:“千使国向来不是跟南朝不对付吗?怎么打上北国南境的主意了?”

晟千墨淡淡地,“战场上向来都是瞬息万变的事情,哪有什么永远的宿敌永远的盟友,说不定千使国是和南朝联手了。”

数暖一怔:“这……怎么可能……”

她记得阿澈说过,千使国向来阴险狡诈,阿澈不可能会和千使国联盟的。

“我也只是猜测,但这样的可能性极大,北国新帝登基没多久,根基尚且不够稳定,这时候外界的人便会虎视眈眈地盯着。”这也是晟千墨不得不回到北城的原因。

数暖有点儿闷闷地,“那你是不是……要去打仗了啊。”

“倘若他们没有联手,便不用我出征了,但是,若是千使和南朝真的联手压境,我必须要去。”晟千墨说着,低头亲了一下数暖,沉稳又带着令人信服的安全感,“暖暖别怕,我有信心。”

他说的有信心,并不是信手拈来的空话。

数暖知道他可以,就连青稚都知道自己的爹爹是个大英雄啊,她又有什么不信的。

她从

来就相信他能凯旋而归,只是不舍罢了。

她舍不得跟他分开。

因为好不容易才得以团聚,好不容易才嫁给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了他,当了他的王妃,所以就更加舍不得了。

数暖埋在他怀里待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抬起头,还抱着一丝幻想:“说不定他们没有联手……”

“本王也希望,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王并不担心他们有没有联手。”

发表评论

  • 人参与,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