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超级黄的重口味小说 污道让你湿到爆的小说

摘要: 到了放榜这日,长安和归笙谁都没有去看,反正会有人来报喜的。 就在长安一杯茶还没有喝完时,门外就敲锣打鼓放了鞭炮。 会元,三元及第。 殿试这天,长安只送归笙到了门外:“这是最后...

到了放榜这日,长安和归笙谁都没有去看,反正会有人来报喜的。

就在长安一杯茶还没有喝完时,门外就敲锣打鼓放了鞭炮。

会元,三元及第。

殿试这天,长安只送归笙到了门外:“这是最后一次送你了。”

往后便是前程似锦。

归笙上了马车,掀起车帘深深地看了一眼门外还未进去的女子。

从未肖想,只是心中有所愿。

而最后的殿试,归笙也不负所望,被皇上钦点状元,一时风头无匹。

而此时的归笙,却和长安一起到了城外的庄子上躲清闲,同行的人还有文熙兰兄妹和夜笛青。

暂定的计划是在这里玩个四五天,因此大家都带足了行李。

夜笛青是没想到状元郎竟是长安的人,还好来之前长安有说明,她也有备了贺喜的礼物。

“一般人家要是中了状元,恨不得摆上个三天三夜的宴席,你们倒好,跑到这庄子上躲清闲。”

长安连忙摆手:“若真要来个三天三夜,我恐怕是第一个吃不消的。”

夜笛青让侍女拿上来给状元郎的礼物,是一套文房四宝:“我这人也不懂这些,这还是从我三皇兄那里拿来的,看他肉痛的样想必是好物,你且收着吧。”

“谢公主。”归笙接过礼盒,面上淡然自若,让夜笛青也高看一眼。

文熙杰这次名次也不错,在二甲之列,这时作了个夸张的礼:“笙兄,以后同在朝为官,可要多照顾小弟我啊。”

归笙早知他的性子,配合地扶他起来:“那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文熙杰一脸大惊,双手抱住自己:“笙兄,你该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吧?”

众人大笑,归笙一脸黑线,转身出了院子,文熙杰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文熙兰用手帕遮着嘴笑:“我哥哥和归笙大哥也是缘分,从没见他这么和人亲近过。”

文熙杰虽然性格开朗,但世家子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这般确实是第一次。

长安也笑:“归笙这两年性格越发沉稳,有文大哥这样的朋友也是幸事。”

……

这处庄子是长安两年前买下来的,可以说是周遭最大的一处庄子,有树有田有地。

听说这庄子上种的有草莓,夜笛青和文熙兰都很感兴趣。

草莓这种水果,即使在皇家也是难得。

长安早让人做了几个小篮子,到了种草莓的棚里,每人一个小跨篮,一把小剪子。

这种活动归笙和文熙杰是没有来参加的,两人骑了马到别处去了。

夜笛青不是耐得住的性子,这会儿剪了半框就不想干了。

长安见文熙兰的篮子里已经差不多满了,就道:“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回去吧。”

回去之后,长安做了几杯草莓味儿的双皮奶,三人坐在屋檐下吃,看着天边的红霞,觉得这种生活真好。

文熙兰感慨道:“若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三两朋友,几碗小食,天边红云。

长安捧着碗,指尖轻轻划过碗底,恬静的生活谁不喜欢呢,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踏入京城这个烂摊子。

日落,月升起。

长安晚饭时喝了两杯果酒,回房时吹了风,这会儿正睡不着。

打发了归青下去睡觉,自己坐在窗边写写画画。

正当自己困时,刚要起身去床上,忽然一阵风吹过,屋内的灯烛全灭。

察觉到屋里进了人,长安惊起一股冷汗,徒然间自己的胳膊被人抓住,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是我。”

声音带着几分虚弱,长安反手扶住他,压低声音:“沐辰延……”

但身旁的人整个都要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压到自己身上,长安感觉到自己手上一片黏糊,心知不好,把他半抱到床上。

这个时候她还有心思在想,若不是自己力气大,还拖不动他。

这会儿借着月色才看到他胸前已经染红一片,长安稳了心神从外间拿了药箱。

把衣衫剪开后,消毒,止血再上药,包扎。

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她额头已经全是汗,有累的,有惊出来的。

自从上次之后,两人已经很久没见面了,猜想他是离了京城,这再见面就这么惊悚。

摸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长安松了口气,但也不敢松懈,就靠着床边坐着,时不时抬头看一下,直到快天亮时,才沉沉睡去。

“小姐,您起了吗?”

长安是被归青敲门的声音吵醒的,其实声音不大,只是她心里担心着沐辰延,有一点声响就惊醒了。

她抬头正想应一声,却撞进了一双黑眸里,“你醒了啊?”

沐辰延撒了慌:“刚醒。”

长安揉揉眼睛从地上爬起来,还好地上垫了垫子,不然这会儿腿要痛了。

“你身上的伤口比较深,不要动,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拉开门,归青端着水等在外面,“小姐早。”

刚刚小姐没有应,她还以为小姐没起,正准备把水端下去呢。

“水给我吧,你去吩咐厨房煮点白粥。”

“是,小姐。”

等长安简单梳洗一下之后,却见沐辰延已经坐起来了,她眉头微蹙不赞成道:“不是让你别动吗?”

沐辰延淡淡一笑:“没事,不会牵动到伤口。”

沐辰延身上只着了中衣,这会儿脸色有些苍白,倒比往常来得更近人情。

长安坐下来给他把了脉:“这几日最好卧床不要起身走动,饮食注意清淡些。”

沐辰延:“那就叨扰了。”

“嗯?”长安疑惑。

“你不是说卧床吗?那我只好在你这里住下几日了。”沐辰延端的是一派理所当然。

长安虽说也没想赶他走,这会儿听着却怪怪的,这人好像很想留下?

“住着便是,只不过你的人呢?”

沐辰延简单说了原委:“这次为了不引人注意,我是一个人出城的。”

长安也不细问:“好吧。”

于是归青一边疑惑小姐为什么要在房里吃早饭,一边端着托盘进来时,就看到小姐房里多了一个男人。

长安看着呆若木鸡的小归青,淡定地走过接过托盘,“你去找你兄长拿一身衣衫过来。”

归青:“哦……哦好。”

长安端起一碗白粥递给沐辰延:“喏。”

沐辰延没有动,“手痛。”

长安眨眨眼,昨天晚上给他处理伤口时,没见他手上有伤啊?

沐辰延被看得不自在,轻咳了一下:“会牵动伤口。”

长安看破不说破,拿起调羹喂他。

发表评论

  • 人参与,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