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心有瑶光楚君意免费阅读 我有一个秘密小说

摘要: 苏风暖看着涟涟的眼睛,从她刚睡醒的眼睛里读到了怔愣惊异,她想着果然如是。 人刚睡醒的眼睛里,是不会骗人的。 涟涟怔了片刻后,慢慢地扶着肋下坐起身,看着苏风暖,“姑娘什么时候...

苏风暖看着涟涟的眼睛,从她刚睡醒的眼睛里读到了怔愣惊异,她想着果然如是。

人刚睡醒的眼睛里,是不会骗人的。

涟涟怔了片刻后,慢慢地扶着肋下坐起身,看着苏风暖,“姑娘什么时候来的?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苏风暖摇头,“不算突然。”

涟涟看着她,“姑娘的意思是……”

苏风暖晃着手中的茶盏道,“涟涟,当年我从林家的追杀令下救下你时,问过你,你死活不说。我私以为,这是林家的家务事,而你总归是林家的女儿,投碧轩阁,走投无路,却也不背家恩,我十分敬佩。便将此事揭过了。”

涟涟点头,“姑娘之恩,涟涟没齿难忘。”

苏风暖笑了笑,“如今已经过去好几年,我觉得,此时再问你一次,也不为过。毕竟,我听闻事关太子,便不是林家的家务事了。”

涟涟闻言垂下头,一时没言声。

苏风暖看着她,也不逼她,等她开口。

过了许久,涟涟抬起头,对苏风暖轻声道,“若是姑娘问别的事儿,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是这件事,我确实真没办法告知姑娘。”顿了顿,她道,“姑娘刚也说了,林家对我来说,有生我之恩,我虽被逐出家门,但总归血脉也姓着林字。”

苏风暖闻言点头,对她再次不回答倒是没有意外,换作是她,估计也会如此,林家毕竟是生她之地。她迂回了一下,笑道,“我没问你到底是何事,你不需要说什么,只需要对我刚刚所问,点一下头,或者摇一下头,便行了。”

涟涟闻言咬唇,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反问,“姑娘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苏风暖也不隐瞒,“凤阳那里。”话落,她如实道,“凤阳被林五小姐缠上,林家借此监视他,作为我救出他的条件,以此交换,便告知了我此事。不过也只是蛛丝马迹而已。但因这蛛丝马迹,险些被人铲除了他的凤阳镖局,要了他的命,可想而知,不是小事儿。”

涟涟闻言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当年我背离林家,确实与太子有些关系。”话落,她道,“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姑娘见谅。”

苏风暖放下茶盏,站起身,来到床前,伸手拍拍她肩膀,随意地笑道,“我也就是想确定一下,你能点头,已然是我的目的了。你什么也不说,我也不会怪你。”

涟涟轻轻吐了一口气,道,“乍出林家时,我是一时负气,后来林家主对我下追杀令,我是有些恨的,后来姑娘救我,将我庇护在碧轩阁下,我却觉得庆幸,跟着姑娘这些年,日子过得着实肆意自在。过了这么多年,当再见林家人时,我却真是觉得陌生,恍然我不是出生在林家,如今当真不是林家人了。”

苏风暖笑着道,“你也算是碧轩阁的元老了,若是以后林家人上门讨要你,我也不会放人。”

涟涟闻言对苏风暖抛了一个媚眼,“我跟着姑娘多年,已经生是姑娘的人,死是姑娘的鬼了。姑娘赶我,我也不走。”

苏风暖大乐,伸手拍拍她的脸,“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养伤吧。至于我所问之事,我也没想着去寻根究底查个水落石出,我又不是青天大老爷。不管是林家,还是太子,只要不惹我,我也不会将之如何。”

涟涟感慨,“姑娘这份随性,真是让人嫉妒啊。”

苏风暖笑着撤回手,“我也不是随性,实在是最近太张扬了,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好。”

涟涟闻言大乐,“姑娘的狐狸尾巴既然露出来,可没那么容易收回去的。”

苏风暖见她一边捂着肋下,一边乐,着实辛苦,对她挥挥手,“我走了,明儿林之孝要上门对我提亲,我得去准备准备,看看怎么打发他。”

涟涟笑声顿停。

苏风暖偏头笑看着她,“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涟涟翻了个白眼,厌怏怏地说,“好建议您去问叶世子啊,他一准有。”

苏风暖轻哼了一声,问他?闲事情闹不大吗?她抬步出了房门。

她下楼时,正看到陈述进门,在他还没看到她时,立即闪身躲去了背静处。

老鸨见陈述来了,连忙迎上前,笑着问,“陈二公子,您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奴家以为瑟瑟走了,就等不到您再上门了呢。”

陈述道,“我听说碧轩阁新来了一人,住进了瑟瑟的房间。”

老鸨眨了眨眼睛,“您是特意过来看看?”

陈述“嗯”了一声。

老鸨摇头,“那位刚来的姑娘,还没调教好,目前还不能挂牌子接客,二公子见谅。”

陈述道,“我只是看看她,不必她接待。”话落,他拿出一锭金子,递给老鸨。

老鸨摇头,“二公子这可难为我了,这金子虽好,妈妈也不能破了规矩啊。这我可不能收,二公子还是过几日再来吧。”

陈述眯起眼睛,“是不是瑟瑟又回来了?”

老鸨摇头,“奴家可以肯定地告诉您,瑟瑟既然走了,就不会回来了。二公子若是找人,凭着您的身份,早晚能找到她。”

陈述抿唇,“若是我今日非要看看那新来的女子呢?”

老鸨坚决地摇头,“二公子,红粉楼的规矩不能破,您若是非要破的话,即便您是红粉楼的熟客,奴家也不会对您客气的。”

陈述见说不通,瞪着老鸨片刻,作罢,拂袖出了红粉楼。

苏风暖见陈述走了,从背静之处出来,拍拍老鸨肩膀,笑着说,“待涟涟的伤养好了之后,二公子若是不再来,去请他来见涟涟一面。”

老鸨点头,叹了口气道,“涟涟若不是受伤了,我也不至于得罪这个陈二公子,非拦着他。如今可不能让他见人。”话落,又问,“姑娘这是要走了?”

苏风暖点头,出了红粉楼。

回到苏府,天色已经极晚了,苏风暖迈进府门后,有人立即对她道,“小姐,您回来了?夫人正等着您吃完饭呢,说您一旦回来,就赶紧去正院。”

苏风暖点头,向正院走去,折腾这么半日,如今腹中的确饥肠滚滚。

来到正院,苏夫人和苏青正等着她,见她回来,苏夫人立即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快洗手吃饭吧。”

苏青端着一杯茶,翘着二郎腿,瞅着苏风暖,“听说你今日将凤阳送去外公府里了?凤少主在京中没有住处吗?怎么你还将他往外公府里安置?”

苏夫人闻言一怔,也问,“怎么回事儿?你三哥说的可是凤阳镖局的凤少主?”

苏风暖洗完手,坐在桌前,瞥了苏青一眼,道,“在外公府里时,没见着你,以为你又去丞相府了。”

苏青道,“丞相最近朝务繁忙,皇上不早朝那几日的朝务都堆积待处理呢,我哪好意思再去叨扰?我在外公书房来着,听外公提了一句。”

苏风暖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苏青瞪着她,“怎么不说了?”

苏风暖拿话噎他,“外公没教导你食不言寝不语吗?”

苏青果然噎住。

苏夫人笑着嗔了苏风暖一眼,“明明就是饿了,还新婚小倩与老许无拿话噎人,你何时顾忌过这些?快吃饭吧!吃完再说。”

苏风暖乖乖吃饭。

苏青骂了一句“臭丫头”,也开始吃饭。

饭后,苏风暖喝着茶,没理会苏青早先的问话,而是对她娘说,“明儿可能有一件大事儿会发生,您做好心理准备。”

苏夫人瞅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失笑,“什么大事儿我需要做准备?难道小裳不好生在容安王府养伤,要跑来咱们府养伤?这确实是大事儿。”

苏风暖无语,“不是他。”

“嗯?那你说说,我听听,还能有什么大事儿?”苏夫人看着她。

苏风暖端着茶,眨巴了一下眼睛,斟酌委婉地说,“明儿有人要上门做客。”

“咦?”苏青瞅着她,“难道是许云初?那日他救了我,娘说请他过府做客,还没请呢。”话落,见苏风暖摇头,他猜测,“难道是孙泽玉?你答应人家兄妹要请吃烤野味,今儿听说是他遇到你,顺便帮你将凤阳送去了外公府里,难道你们定在了明日?”

苏风暖摇头,“也不是他。”

苏夫人瞪眼,“别卖关子了。”

苏风暖叹了口气,放下茶盏,道,“林家的二公子林之孝,明日登门提亲。”

“啊?”苏青睁大了眼睛。

苏夫人一怔,“林家二公子?是刚进京的林家?对谁提亲?”话落,她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苏风暖,一副噎住了的模样,“不会是你吧?”

苏风暖肯定且镇定地点头,“没错,就是我。”

苏青闻言“噗”地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发表评论

  • 人参与,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