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正文

人妻女律师电车痴汉 四大校花出租屋内被农民工

摘要: “每行每业都有他们的心酸。我们尽量做好自己,不给他人添麻烦。”施洛华一边说一边递给周旋矿泉水。 周旋接过矿泉水打开瓶盖就咕噜咕噜的喝了好几口,她实在太渴了。 “慢点...

“每行每业都有他们的心酸。我们尽量做好自己,不给他人添麻烦。”施洛华一边说一边递给周旋矿泉水。

周旋接过矿泉水打开瓶盖就咕噜咕噜的喝了好几口,她实在太渴了。

“慢点喝rio 护士,别呛着了。”施洛华一边说一边用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

解渴过后周旋对着施洛华甜甜的笑着。

一上午的忙碌让周璇忘记了烦恼。

“累过之后什么感受?”施洛华有些好奇的问道。他们第一次自主参加这样的志愿服务活动。

因为累,所以想不起来别的事。也没有功夫去想别的事,所以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早已沉淀在记忆里。

“突然感觉好轻松。也感觉到好饿。”周旋挽起施洛华的胳膊边走边说道。

“答应你的大餐。想去哪吃?”施洛华拍拍口袋的钱包说道。

“你会做饭吗?我想在家吃。”周旋撒娇的说道。

女人总会有矫情的时候。特别是在爱人面前,她只是想得到宠爱。

“勉强可以吃吧。要不要感受一下。”施洛华笑着说道。说是这样说,但是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他是在野外训练过的。

周旋当然想尝一尝施洛华的手艺。

好不犹豫的说道:“要尝,要尝,我想味道一定很不错。”

确定要自己做饭后,施洛华拉着周旋又去了超市。

虽然两个人已经很饿了。但还是认真地选购着菜品。

“选条黑鱼,回去做酸菜鱼。”施洛华在海鲜区看着周旋在选鱼,于是说道。

真正的酸菜鱼就是要选用黑鱼。再说这道菜做起来也快。正适合他们中午来做。

因为这次是有目的的购物,所以很快他们就采购齐全。

没想到出了超市偶遇周倩和陆辰东。

“你们怎么在逛超市呀。”周倩十分惊讶地问道。毕竟今天江妍结婚她也知道一些。

周旋被她问的有些尴尬了。

“姐,姐夫,你们也逛超市呀。”周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我们不是来逛超市的,是准备找个小店解决午餐。远远的看着像你们,所以过来和你们打个招呼。”陆辰东对着施洛华和周旋说道。

四人在此寒暄了一番。

“你们这是准备回去做饭。”周倩

凑到周旋身边小声地问道。

“对啊,和你们说话差点忘了。要快点回去做饭了,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周倩摸着肚子说道。

“我们也没吃呢。”周倩厚着脸皮脸皮的说道。

“那就一起吧。”施洛华看着两人厚脸皮地笑道。

四人回到施洛华的住处。

“周旋,你招呼一下你姐和你姐夫啊。柜子上有茶叶。我先去做饭。”施洛华拎着菜就进了厨房。

周旋给他们泡着茶,洗了水果。

“没想到呀,施洛华还会做饭。老公你可要学着点。”周倩坐在那里啃着苹果说道。

陆辰东一脸无奈。兄弟表现的也太过了吧,给他太大压力了。

“你今天怎么又到现在没吃饭?”周倩好奇的问道。

“我们今天做志愿者去了。”周旋一脸自豪的说道。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觉悟。

“不错嘛。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难得有机会约会。这样是不是有点浪费呀?”周倩有些疑惑的问道。

难得在一起还不腻味着,有那闲情去做志愿者。周倩有些看不懂他们。

“我们俩一起去做的志愿者,做协警,在马路上站了一上午。”周旋笑呵呵的说道。

周倩没有想到他们选这样一件苦差事。

“还以为你们去哪个小区打扫卫生呢。”

“这不是县里文明创建嘛,路上交通管制的比较严,我们选择做这件事,应该说是很有意义的。”周旋解释的说道。

陆辰东在一旁看着电视。听着两姐妹唠叨。

“看看你妹妹,学着点。”陆辰东笑着对周倩说道。

“志愿者谁没做过。上个月我还和学校团委去看望敬老院的老人们。给他们理发、泡脚。”周倩说起这个就有点郁闷,也不知道谁想出来的。

陆辰东听后不自觉的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周倩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我说,你们小学部也太做作了吧。一看就是搞噱头。”陆辰东有些不屑的说道。

有时候志愿活动就是一个形式。为了完成上面的工作安排。

一般都是进社区打扫卫生。

今年周倩所在的小学部志愿服务活动弄了一些噱头。很多人对此都很不屑。

有些单位根本就不参加志愿服务活动。他们都说他们忙根本没有空弄这些。

两相对比,我们宁愿做作,其码我们付出了。

“不过今天你们怎么要去外面吃饭。”周旋问道。

“我公公婆婆单位有人结婚。他们吃喜酒去了,家里没开火。”周倩解释的说道。

其实陆爸爸陆妈妈是参加了赵斌和江妍的婚礼。

直到酒席开席,赵妈妈和赵爸爸一直没有看到副县长的到来。

他们还以为赵斌忘了给他介绍。

“赵斌妈妈,县里领导我们怎么没看到呀?不会是你骗我们的吧?”赵斌的大伯母问道。

赵斌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好去问儿子。

“赵斌,那个你的朋友施副县长怎么还没有到?”赵妈妈走到赵斌身边,有些焦急地问道。

“他不会来了。”赵斌有些沮丧的说道。毕竟单位的同事也知道施副县长会参加他的婚礼,现在弄得他也些尴尬。

“怎么回事,这么大个领导说话出尔反尔。”赵妈妈不理解的说道。

赵斌觉得今天真的特别累,一直在强颜欢笑。

“你这孩子要急死人啊,到底怎么回事?”赵妈妈锲而不舍地问道。

“不是你不让他们参加的吗?现在来问我。你知道今天我在同事面前丢了多大脸吗?”赵斌有些发泄的说道。

“你说的什么我都听不懂,我什么时候不让他过来了。”赵妈妈无法理解的说道。

赵妈妈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孩子到底说的什么意思。

“你今天是不是以属相不合,不让江妍的朋友来参加婚礼?”赵斌气急反笑道。

赵妈妈只是想给江妍一个下马威。没有想到儿子的婚礼差点砸在自己的手里。

“我不知道啊。没人和我说他们俩的关系。江妍这小蹄子一定是故意的。”赵妈妈气急败坏的说道。

发表评论

  • 人参与,0条评论